星期三, 2月 28, 2024
首页加中新闻中国故事套路翻新!骗子竟盯上了“反诈中心”

套路翻新!骗子竟盯上了“反诈中心”

中新网北京9月11日电(张钰惠)近期,有多名留学生在社交平台上提到,自己在境外多次收到疑似反诈中心的电话。在境外收到带有96110的电话,真的是反诈中心的来电吗?电话那边的行为和言论,又有哪些疑点?

  跨境来电

  在收到“反诈中心”来电之前,在英国留学的柯欣(化名)已经挂了无数个来源不明的电话。这对于她和身边的留学生来说是平常事,她通常会直接挂断,她的一些同学则直接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

  然而,这次和以往不同的是,她多次收到来自同一个号码的电话,但她同样没有接听。她谨慎地在网上查询了这个号码,这个带有中国大陆国际区号和上海区号的号码,后面接的是反电信网络诈骗专用号码——96110。

柯欣的通话记录。受访者供图


  就此,柯欣“确认”了这是上海市反诈中心的号码,于是第一次接听了来电。

  电话那边的人对柯欣说,最近电信诈骗盛行,问她有没有接到过诈骗电话,还提到她的手机号遭受电信诈骗的概率很高,让她收到陌生号码来电以及自称大使馆、签证中心的工作人员来电时直接挂断。最后,对方问柯欣,上海市公安局正在对公民做普法宣传,问她有没有时间。柯欣拒绝了,电话就此挂断。

  手机铃声不断响起。对方一直坚持不懈地给柯欣打电话,一直打到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柯欣再次接听了来电,对方依然提醒她注意防诈,并问她平时有没有把护照、身份证交由他人办理,以及收到快递时有没有及时涂抹个人信息,得到第二个问题的否定回答后,对方还批评教育了她,让她以后注意保护个人隐私。

  柯欣事后谈道,至此,对方还尚无异常言论。

  渐入圈套

  “他突然开始问我,我是否用过在我名下的一个英国手机号,那个手机号涉嫌发布诈骗信息,他们接到群众举报,因为是在我名下办理的,所以我有很大责任。”柯欣回忆起,事情从这里变得离奇起来。

  柯欣没有办理过那个电话卡,也从来没听说过,她不知道该如何证明自己毫不知情。对方告诉她,需要转接到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做笔录并生成保证书,即可暂时免除她的法律责任。

  柯欣同意了。对方让她在官网搜索虹口分局的电话号码并念出来,挂掉这通电话后,她就收到了“虹口分局”的电话。一个自称“杨警官”的人报了姓名、警号,并要求她打开摄像头。柯欣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背景是警局的样子。只看了一眼,她的眼前就只剩一张黑屏,一个机器女声提示笔录开始。

  做完笔录后,对方告诉柯欣,他们要将笔录上传到“总局”,并获知她名下还有什么非法行为。过了一段时间,柯欣被告知,她名下有一张银行卡里有非法存款258万,涉嫌卷入洗钱犯罪团伙,她已被列为犯罪嫌疑人。

  柯欣有些慌了,她心想,为什么电话卡的事情没处理完又来了个银行卡?竟然还涉及到如此之大的金额?“那个时候,我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些信息是不是假的上面了,而是我该怎么证明这些都不是我做的。”柯欣说。

  她不断地向对方解释自己与这些事情无关。对方说,他也想相信柯欣,但作为人民警察,一定要公事公办,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

  这位“杨警官”获取了柯欣国内外银行卡的信息,包括国内银行卡的余额、转账限额和卡号以及国外银行卡的正反面。接着让柯欣退出所有微信群,卸载全部社交软件,下载一个名为“telegram”的监控软件,并且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报备位置以及有无异常,吃饭、上厕所、洗澡等任何需要长时间离开镜头的行为都要报备。尤其强调,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对方解释道,这是为了监视她的行动,避免她“畏罪潜逃”,也是为了“保护”她,防止非法分子侵入社交媒体和窃听。还安慰她说,他不允许自己手上有冤案发生,会一直支持她,让她完全信任自己。

  8月31日是柯欣的生日,在迈向二十岁的这一天,她的情绪彻底失控了。

  跳出谜团

  柯欣退出了所有群聊,从英国时间当日下午六点到晚上九点,她定时报备自己的行动,直到十一点左右她的室友们采取行动。

柯欣和室友们所在的学生公寓。受访者供图

“她先是发了一段很奇怪的话在群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说要退群,我私聊问她怎么了,她只是说没事。我问她是不是被骗了,她说不是,还让我撤回消息,所有回应我是否被骗的消息她也全部撤回了。”柯欣的室友卓冉(化名)提到,当时另外两个室友还找了学生公寓前台的工作人员上去看她,柯欣仍然没说发生了什么。无论怎么劝说,柯欣也没有透露任何信息。

卓冉怀疑她被监控了。她立刻联系了一位负责学校在中国区招生的学联老师,让这位老师劝说柯欣。

  接到学联老师的电话,柯欣有点犹豫要不要说自己的处境。但她见过这位老师,比起电话那边的陌生人,她更愿意相信老师。思考过后,她暂时关掉了监控的声音,第一次提起了自己的遭遇。

  柯欣刚讲起自己的遭遇,老师就判断出这是一场骗局,并为她分析其中的漏洞。这位老师参与处理过上百例电信诈骗,这也是柯欣最终选择相信他的原因。通话的最后,老师提醒她,不要再理那些话术,删除监控软件。

  “应该是救回来了。”四十分钟之后,卓冉收到了老师的消息,终于松了口气。柯欣删除了监控软件,冻结了名下所有银行卡。这一刻,那种“出大事了”“天塌下来了”的氛围,在她的心里破解了。

  “正常情况下其实单拎出来一个场景去分析,都不可能掉进去,但他们一开始先给我普法,再跟我说别人盗取我的信息犯罪,再到隔绝我所有与外界联系的媒介,最后控制我的身心,一步步地让我崩溃,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彻底相信他们,这个过程太反常规了。”柯欣事后提到,她在这个过程中也质疑过,但对方一直没有让她转账,她就选择了继续听他们说的话,继续相信他们。

  正值新学期交学费之前,柯欣的学费尚未到账,英国的银行卡里只有一千英镑。卓冉介绍道,有了英国银行卡的卡号、失效日期、反面的安全码和持卡人的姓名,就可以进行在线支付,不需要密码。“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没刷她卡里的钱,但我觉得我一直在和他们玩生死时速。”卓冉说。

  收到学联老师的消息后,卓冉连连道谢。老师说:“别客气,都是为了咱们自己的同胞同学。”

  疑点何在

  卓冉提到,自己也曾至少五次收到“反诈中心”的电话,身边的同学同样多次收到过。去年,卓冉还得知一个其他学校的留学生有过与柯欣同样的遭遇,“谁也不相信,谁的电话也不接,电话那边的人让她自我隔离,她就照做了”。

  近期,中新网观察到,有多名留学生在社交平台上提到,自己在境外收到过疑似反诈中心的电话。

  对此,中新网在北京市拨打了96110,接通后被提示是北京市反诈中心,并通过相关提示获知了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反诈中心的电话。该分局工作人员告知中新网,反诈中心不会给境外号码打电话。

  那么,自称“反诈中心”工作人员的人,怎样通过拨打境外号码联系到留学生?如果对方并非反诈中心,为何来电会显示96110?英国电话卡并非实名,对方又怎样得知柯欣的身份信息?

  疑点不止一个。“国内警察在境外没有执法权。”接受中新网采访时,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丁金坤律师如此介绍。此外,“跨境执法首先需要两国建立跨境执法合作机制,然后按照合作机制的程序进行跨境执法和协助工作。”上海昆仑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谈道。

  既然如此,身处上海的“警察”如何在线上直接处理境外留学生的“案件”?

  柯欣的手机铃声还在不断响起,依然显示是同一个号码来电。这一次,她直接挂断了电话。(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赞助商广告

本站必读

保持联系

6,985粉丝喜欢
1,481追随者跟随
1,453用户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