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8 4 月, 2024
首页加中新闻加国新闻首位加拿大华裔海军英雄竟然产生于排华时期

首位加拿大华裔海军英雄竟然产生于排华时期

4月29日,加拿大海军在多伦多安大略湖边的约克海军预备役基地,举行了14位海军先烈纪念牌匾落成仪式,其中就有一位华裔海军少校。
他就是加拿大皇家海军的第一位华裔军官,也是英联邦国家海军的第一位华裔军官—-罗景鎏(William (Bill) King Lowd)。
胡子修参议员也专门出席这一特殊的纪念活动
胡子修参议员高度肯定了罗景鎏为加拿大和盟国所做出的贡献,称赞他是华裔对加拿大贡献的杰出代表。在那个对华裔充满歧视的年代,罗景鎏的每一步都算是华裔不小的突破。
那么他究竟是谁呢?
初夺第一 首名华裔公务员
罗景鎏 于 1909 年 2 月 28 日出生于BC省的维多利亚,是第二代加拿大华人,自幼好学,1929 年考入麦吉尔大学就读采矿工程。 不幸的是,他刚入学就遭遇北美的经济危机, 罗景鎏无力承担学费和住宿费,只有辍学回到了温哥华。
他在当地一家中文报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工作了十年,文笔得到很大提高。 1939 年初,罗景鎏成为第一位进入公务员队伍的华裔,担任加拿大交通部无线电局海事和航空服务中心的无线报务员。 当然,这只不过是他后来一生中众多“第一”的开端。
善于学习的他,对于无线电报务员这种工作很快就得心应手了。1939 年 9 月他在一个海岛上值班的时候,接到了加拿大皇家空军的电话,他们急于招募熟练的无线电操作员——尤其是那些精通一种以上语言的人。
一直渴望穿上军服的罗景鎏当然很想加入,但当时加拿大政府有一项规定,对于那些位于民间重要岗位的人不允许参军,因为他们对于战争有同样重要的作用,于是他未能成行。
尽管如此, 罗景鎏一直尝试报名参军,他分别在1940 年、41 年和 42 年申请三次,都被军方拒绝。
罗景鎏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 “我想他们只是在我的申请表上看到了会‘中文’,然后就把它扔进了废纸篓。”
的确,当时加拿大政府正在实施《排华法案》(1923年-1947年),全面禁止华人移民进入加拿大。
这些限制还扩大到整个加拿大的军事招募中,特别是空军和海军规定很明确“……新兵必须是英国人和白人。”
1939 年 12 月,交通部将罗景鎏调到蒙特利尔圣休伯特(St. Hubert)机场的航空服务处,当时为了支援被困的英国,大量飞机从该机场出发。在那里他主要负责“无线电天气播报和空地无线电语音通信”。
1943 年,罗景鎏又被调到多瓦尔(Dorval)机场,担任无线电维护和值班主管,与渡轮指挥和测向站合作,负责侦测定位德国 U 型潜艇。
终于,在 1943 年 3 月,军方终于取消了招募中的所有种族限制,只规定新兵必须是英国人。
在当时海军参谋长珀西·F·内尔斯(Percy F. Nelles)中将点将之下,罗景鎏终于如愿从军,成为第一位在加拿大皇家海军( RCN )服役的加拿大华人和华裔军官,也是英联邦国家海军系统内的第一个华裔军官。
他的从军具有着历史意义,使被边缘化的加拿大华裔群体在加拿大军队找到了职业的未来。
华裔加军 登陆英国成难题
罗景鎏 首先前往 HMCS 蒙特利尔接受一些初步培训,然后参加 HMCS Cornwallis 接受应急军官培训。 6 月,罗景鎏完成了加拿大皇家海军的军官培训课程,获得了特种部队见习中尉的军衔。
当时的特种部队与现在的概念不同,无线电专业就属于特种部队。
随后,他被派往渥太华,开始在海军总部 (NSHQ) 的作战情报中心工作。在那里,他发挥了几年来积累的无线电技术特长,很快得到上级的赏识。
10 月,就被派回老家温哥华,在维多利亚的Gordon Head海军无线电侦听中心担任负责人。
12 月,他又成为加拿大皇家海军与美国第 13 海军分区无线电情报中心之间的联络官,一直到1944 年 5 月。
此时,他回到了海军总部在新成立的无线电情报联合服务部工作,并转正为海军中尉。
1944 年 9 月,他被借调到英国皇家海军,在皇家海军Mercury号接受高级高频无线电测向培训。
然而,当军舰抵达英国利物浦后,因为他是华裔且没有签证,不符合英国当年歧视性的入境规定。在其他军官的担保作证之下,最终罗景鎏可以入境,到伦敦的岗位报到。
罗景鎏开朗友善的性格和出色技能很快就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加上他流利的中文,英国方面觉得他是前往南亚执行对日情报工作的最佳人选。
1945年1月,他被派到斯里兰卡,在英国皇家海军Mayina号上负责海空通讯协调工作,对缅甸仰光的日军实施空地两栖攻击,并见证了英印联军在当年4月胜利收复缅甸。
高光时刻 代表加国救战俘
罗景鎏随后借调到美国第 7 舰队,在布里斯班附近的盟军情报司令部工作。
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后,日本政府开始谈判投降条件。
罗景鎏又调回英国舰队,在Venerable舰上担任海军上将Cecil Harcourt 爵士的随身情报参谋,开始专门研究日本海军舰艇的情报,熟读英国《珍氏武器年鉴》(Jane’s Weapon System)。
不久,罗景鎏就迎来了立功的机会。
1945年8月28日,情报显示一支30 多艘的快艇编队向英军舰队方向驶来,晚间就能与英军照面。
海军上将要求他马上识别这些船只,他发现这是日军的自杀舰队,上将Harcourt 随即下令立刻全歼这支舰队。
接下来到了罗景鎏人生的高光时刻,身为华裔情报官,海军上将Harcourt 在收复香港的过程中,将罗景鎏选为登陆香港的第一位军官。
1945年8月30日清晨,罗景鎏率领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一排登陆香港,他成为上岸的第一位英国军官,第二位上岸的英国军官也是加拿大人,开始负责当地的治安巡逻工作。
第二天8月31日,上将命令罗景鎏去寻找关押英军战俘的战俘营,并从日军手中把他们救出来。
由于处于停战和待受降的灰色时间段(9 月 16 日正式受降),战俘营还被日军控制,上将要求他发挥聪明才智,不用武力去拿下战俘营。
罗景鎏仅带了两名军官,每人携带一把左轮手枪就前往九龙寻找战俘营。
他们找到当地日本警察总长说明情况,警察派车将三人送到了战俘营。
门口有六名日军守卫,卫兵对他们的到来将信将疑,很不友好地挥手让他们离开,罗景鎏再次表示他们是英国海军军官,奉命来接收战俘。
不料警卫们却端起步枪,用刺刀围住他们的汽车,让他们不许轻举妄动。
罗景鎏见势不妙,令全员拔出手枪对着车窗外,又让司机倒车退出敌人的包围,并向日军喊话: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打开大门,否则就开枪闯关。
当时他们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日军守卫战俘营,后来得知有30人,他们仅仅3个人而已。如果真的打起来,三把左轮手枪的结局是显而易见的。只能说是虚张声势,只希望日军不会也拱起火来。
但正是这种气势,震住了日军。其中一个日军离开跑进战俘营请示,罗景鎏则抬起手腕,一直看着倒计时,似乎是蓄势待发。
接下来奇迹发生了,日军按照命令打开战俘营的大门,罗景鎏命令日军上缴枪支,并集中在室内不许乱动。他和战友则走向关押战俘的建筑,当时加军和英军的战俘分别关押在两栋小楼。罗景鎏让英国军官去看英军战俘,自己则走向加军战俘的囚室。
灯光昏暗的大楼里有十名加军战俘坐在一楼的一张桌子旁,看到有人走过来也没有动。
罗景鎏对他们说:“我是一名加拿大海军军官,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你们,你们见到我不高兴吗?”
这些男人们立刻向他冲了过来,很快又有三十个人从楼上下来,端详着他的帽徽并提出各种问题,随后这群男人围在一起开始哭泣。
罗景鎏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回忆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男人一起流泪,那是快乐的眼泪!他们就像骷髅一样,我意识到4 年前的那群年轻无忧无虑的“男孩”因为遭受虐待而变成老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已经死去,透过他们的皮肤你都可以看到他们的骨头。”
华裔楷模 长命百岁功千秋
尽管太平洋战争已经结束,罗景鎏仍被英国海军借调,直到 1946 年 11 月,然后返回加拿大,被授予海军少校的军衔,并于1948年退役。
不久,在朝鲜战争期间他暂时重返香港,这次他从事的是面向整个东南亚的秘密情报工作,其中的细节他从未对外界谈及。
1957年罗景鎏离开加拿大定居香港,成为一名保险代理人,1960年51岁时,罗景鎏在牛津大学获得了法律学位,并于1962 年在香港开始律师的职业生涯。
罗景鎏于 2012 年 9 月 22 日去世,享年 103 岁!
他逝世时,时任加拿大国防部长马逵曾赞扬罗景鎏“罗景鎏先生服务加国的毅力和决心,让所有加拿大华裔获得认可,成为加国社会的一员,是加拿大人出色的榜样,罗少校是加国海军引以为荣的一员。”
时任加拿大皇家海军指挥官麦迪逊少将也表示“在罗景鎏的引导下,加拿大军队成为一个更多元化的组织,也令加拿大成为更包容的社会。”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赞助商广告

本站必读

保持联系

6,985粉丝喜欢
1,481追随者跟随
1,453用户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