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7 7 月, 2024
首页加中新闻中国故事守护乡愁 秘境沅陵探寻古为今用新模式

守护乡愁 秘境沅陵探寻古为今用新模式

这里,是“学富五车,书通二酉”典出地,拥有历史文化遗存百余处,其中4个国保单位、2项国家级非遗、19个中国传统村落。

这里,被授予“中华传统龙舟之乡”,传统龙舟竞渡千年,苗族“跳香”原始古朴,土家“斗鸟”喝彩震天,一盘晒兰回味久远……  这是岁月慢行留给湖南沅陵的瑰宝。如何为历史续上时代的生命之弦,在沿袭传统与创新传承中找到古为今用的发展路径,沅陵已经找到答案。

古街修复,让遗存活在烟火里

沅陵,古称辰州,素有“西南要塞”“湘西门户”之称,历史在此留下繁华的古码头、群立的吊角楼,以及热闹的古街巷和不同时代的门楼、山墙及名人故居。

如何用好这些文化遗产,在守护与新生中找到平衡点,直接决定着传承的可持续性和城市的新活力。

历史就是财富。为此,沅陵重点修缮了中国最古老的佛学院——龙兴讲寺,修复了为纪念王阳明讲学而建的明代虎溪书院以及秦朝“藏书馆”二酉山。同时,为营造更为丰富的古城文化体验,沅陵选择同期修复约6公顷的历史古街。该街区留存有国保单位1处、省保单位以及众多历史建筑20多处,一个以民俗文化、西洋文化、抗战文化为主要特色的历史文化街区呼之欲出。

龙兴讲寺位于沅陵古城西北隅的虎溪山麓。 刘双双 摄

文物和街区的保护性开发在细节上不容忽视。沅陵经过多方考察、学习与探讨后,选择与湖南大学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联手,对现存的传统建筑设施修旧如旧,避免二次破坏;街巷则维持原有的主体格局与空间维度,不随意侵扰原住民的生活方式。

商业的烟火气同样是古街新生的“魂”。业态上,沅陵将古街建筑进行分类开发,抗战旧址作为教育基地,海牧师楼改为研学基地,一些故居用作创意工坊、高端民宿或咖啡厅等。同时,沅陵从物质和非物质两个维度对遗址遗迹、传统街巷、老宅院、传统家具装饰、传统文化符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生活方式等进行保护性开发。

解决单体建筑的保护性方案后,沅陵从文化氛围、商业氛围及生活氛围等维度考量,设计出红色文化学习游线、夜间民俗体验游线和民国沅陵场景游线,保证主题文化与娱乐体验的互动,现代商业与历史遗存的共融。

辰州古街。沅陵县委宣传部供图

9月下旬,这条历史古街将与修复后的龙兴讲寺、虎溪书院等一同“换装”亮相,用古城古韵吸引海内外游客,用创意商业活化传统非遗,以兼容并蓄、相生相长的方式实现古为今用,在烟火中重生。

新旧对接,传统产业变革中发掘新商机

要留住乡愁,更为重要的是在延续传统的同时找到与时代同步的发展路径。

以林业资源和水资源为特色的沅陵,过去重要的传统产业是茶叶、渔业、中药材等。为此,沅陵将传统产业做大做强,重点打造精品茶园20个,大力发展油茶产业,提升产品品质和产业规模;加快中药材开发步伐,新开发黄柏2000亩、黄精1000亩生态种植标准化示范基地,不断提高企业和大户的带农益农能力。

在碣滩茶被评为国家地理标志后,沅陵便将这片普通的茶叶变为产业衍生的“金种子”,推动碣滩茶产业园、辰龙关茶庄园、贡茶园、碣滩茶博物馆、县城茶文化一条街、50家茶庄园等重点项目的建设,促进茶旅融合发展,培育茶旅新业态,推进茶旅小镇、茶旅民宿、茶庄园康养、茶产业研学、茶事体验活动等产品开发,让“文旅+茶叶”模式成为传统产业谋求新发展的范本。

走进官庄镇辰龙关景区茶园,茶叶种植面积达5.2万亩,占沅陵县茶叶总面积40%以上,年产量近5000吨、产值近1.5亿元,从事与茶产业相关的人员近万人,其中带动脱贫户从事茶叶种植近2000人。升级为国家AAA级景区的辰龙关茶旅融合产业园,已成为沅陵乡村游的“新宠”。

官庄镇辰龙关景区生态茶园。刘科 摄

“文旅+茶叶”模式成效显现后,沅陵将此模式复制到其它传统行业,打造经济发展“新引擎”。当地将生态文旅产业与品牌茶酒打造、中药材综合开发利用等产业发展结合起来,大力推动文旅、茶旅、渔旅、工旅、康旅融合发展,全面助力乡村振兴。

沅陵持续性举办全国传统龙舟赛、新办大型筏钓赛事,开展丰收节、稻花鱼节、农博会等节会,让游客在体验中与沅陵茶油、晒兰、酥糖、借母溪蜂蜜等特色旅游商品产生情感联结,增强游客与这座城市的共情力。

沅陵传统龙舟赛历史悠久,是中国传统龙舟之乡。 沅陵县委宣传部供图

抢抓历史机遇,沅陵还在全力打通交通“经脉”:加快沅辰、张官、官新三条在建高速公路项目建设,积极推动张沅旅游高速、长吉高速和秀益铁路启动建设,加快建设怀化沅陵港和临港物流园、通用航空机场,主动融入怀化国际陆港建设。

2022年,沅陵依托怀化国际陆港出口东盟200吨碣滩茶,价值6000万元。这是从传统走向现代、从国内走向国际的开端。借助怀化国际陆港平台,沅陵规划打造电子信息制造、有色金属循环经济、水电风电扩能增效、生态文旅融合、品牌茶酒打造、中药材综合开发利用等“六大临港产业链”,实现城市与乡村的高质量发展。

古村保护,乡村旅游“轻”助力

乡村,是乡愁的栖居地。如何让古村既得到保护,又同时带动乡村振兴?沅陵因地制宜,在旅游开发中选择了“轻”助力。

县城之北的土家村落胡家溪村因偏居一隅,一直保持着古色古韵,二十七座碾坊遗址及上千年的大叶女贞树陪伴着几十栋土家吊脚楼。但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外出务工,乡愁越来越远。

2017年,胡家溪村尝试在村寨周边进行适度古村游开发,既保存原来古建筑,又合理规划一定对外开放范围和项目。如今,游客一到胡家溪村的大门口,便能看到大片的花海,马鞭草、紫薇、荷花、栀子花……四季交替绽放。胡家溪村还利用现有的35亩稻田,开发了抓稻花鱼等项目,让游客体验田野之趣。

土家村落胡家溪采取了适度开发模式。 沅陵县委宣传部供图

得益于这种“轻”开发模式,大片的果园、茶园以及保护完好的古村寨让人仿佛“穿越”到过去。胡家溪村吊角楼除了少量保护性修缮,基本维持着原貌,近百户村民依然像过去一样居住在里面,养着鸡鸭,燃着炊烟。


“我们正在推进污水净化、电线入地等古村改造,让村民居住更舒适。”胡家溪村的负责人介绍,原汁原味的村寨具有独特吸引力,周末游客可达上千人。


胡家溪村的保护性开发并不是个案。沅陵正在积极推进非遗村镇建设,既守护历史建筑、乡土建筑、文物古迹,较完整地呈现一定历史时期的传统风貌,又利用周边自然环境维系生产活动,呈现地方特色、民族特色和代表性的历史文化背景。


寻找一个特色支点,给予多重赋能,是沅陵推动乡村可持续发展的模式。沅陵梳理出产业增收六大类、92项到户惠农帮扶政策,支持各个乡村寻找振兴之路。如借母溪打造了《狃子花开》实景剧,形成了以“看农家戏、住农家屋、吃农家饭、享农家乐”为主要特色的乡村旅游产业体系;胡家溪村的土家族传统古村寨、梓木坪村的高山有机蔬菜、明溪口村的网红鱼鳞坝打卡地等都成为美丽乡村的招牌。


沅陵县委书记刘向阳表示,沅陵在探索文旅融合赋能乡村振兴的同时,正在高位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十大行动,持续开展治垃圾、治水、治厕、治房、治乡风等“五治”工作,创新“百村万户”美丽示范载体。


“张家界看山,沅陵玩水”,沅陵正以承办第二届怀化市旅游发展大会为契机,努力打造大湘西旅游必经必看之地,持续推动“生态文旅+美丽乡村”融合发展、“中药材+美丽乡村”同步发展、“四好农村路+美丽乡村”带动发展的新模式,促进农村人居环境提档升级。


让历史留存,让城乡更美,让乡愁回归,这是沅陵谋求发展的初心,也是沅陵乡村振兴的未来。(完)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

赞助商广告

本站必读

保持联系

6,985粉丝喜欢
1,481追随者跟随
1,453用户订阅